十四五规划不得不关注的时代大变革

基于对中国经济发展底层逻辑的理解,我们认为十四五期间,支持中国发展的一些内外部条件发生了重大变化,我们要对这些变化引起重视,并积极采取应对措施。


1

外部不利因素增多

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


十四五期间,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中不利因素增多,发展的难度和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。按照康波周期理论的划分标准,第五轮经济周期的驱动因素是信息技术,从1991年开始算起,到2007年为繁荣期的结束和衰退期的开始;从2007年开始进入衰退期,2017年起,世界进入了萧条期,萧条期通常有10-15年,所以2020-2025期间全球将处于康波周期的萧条期。单边主义、贸易保护主义、反全球化,都是全球经济下行期的常见现象,这将进一步阻碍全球经济的复苏。


中国与美国的关系从竞合逐步走向竞争,美国国内越来越倾向于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,美国将不惜一切代价,动用一切力量,遏制中国崛起。2018年开始的美中贸易摩擦只是表象、是开始,美中贸易摩擦将逐步向投资限制、技术封锁和人才交流中断等全面升级。


2

过去的增长方式不可持续


过去十年让我们取得快速发展的增长方式越来越不可持续。中国近十年来经济的快速增长,离不开宽松货币政策与积极财政政策的支持,投资拉动是驱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。


从2008年到2018年的10年间,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从2008年的319,245亿元,增长到2018年的900,309亿元,中国经济规模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从2008年的7.2%提升至15.9%,中国的发展成就举世瞩目!


十年间,我国GDP总量增长2.82倍,年平均增速8.12%;同期广义货币供应量(M2)增长了3.78倍,年平均增速14.47%。无论从货币供应总量还是货币供应的增速上,我国的货币政策都是非常宽松的。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升资产价格上涨,特别是容易引发房地产泡沫,对经济持续、健康发展造成重大威胁。



积极的财政政策有效应对了08年全球金融危机,同时也造成了政府、企业债务过高、产能过剩、投资效率下降、经济结构恶化的不良后果。


2008年,面对百年不遇的全球金融危机,中央政府于2008年11月推出了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,加上地方政府等配套投资规模,总投资远远超过了四万亿。巨量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立竿见影,加上当时宽货币、宽信用的刺激政策,房地产市场被激活,而城投平台模式也如猛虎出笼。


2010年房价飞涨、通胀升温,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浮出水面,刺激政策开始退出,央行实施了从紧的货币政策并严厉管控信贷额度,同时加强了对房地产的调控。


2012年房地产及制造业投资增速出现回落,海外欧债危机持续恶化导致贸易萎缩,中国经济增长逐季回落,通胀率持续上升,经济呈现出“类滞胀”特征。为维持经济增长,中国再度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。


2014年欧债危机继续恶化,全球货币宽松来临。与此同时,国内经济持续走低,通胀下行,监管政策趋严,共同推动了货币政策调整转换,地方债、城投平台再迎来发展。


2014年底,资金驱动加上风险偏好上升等共同推动股市牛市行情。但这种牛市行情与实体经济的表现出现了严重的背离。2015年,清查违规入市资金刺破了股市泡沫,大量资金脱离股市开始转向银行理财,资金空转、脱实向虚的情况增多。


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:“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,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,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,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、金融和房地产、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,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,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,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。”


  1、当前我国还处于金融周期的顶部,据估计,截止2018年末,地方政府债务规模(显性和隐形债务之和)已经达到了55万亿元,其中地方政府显性债务维持在18.3万亿,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余额约为 37 万亿,去杠杆任务非常艰巨。


    2、从15年开始,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事倍功半,单位社融对GDP的贡献率不断下降,并导致宏观杠杆率快速攀升,投资效率下降。


    3、大量的金融资源被城投、房地产、僵尸企业等低效率主体所消耗,挤占了中小企业发展所需的资金需求,抑制了产业转型,恶化了经济结构。


积极的财政政策既带动了地方经济快速增长和房地产行业的繁荣,同时过度的投资也带来了产能过剩、企业盈利空间下降、投资收益率降低、地方政府和企业负债率过高、系统性金融风险加大等问题,依赖投资拉动增长的发展模式弊端越来越大。十四五期间,我国需要坚定地推进金融去杠杆、推动供给侧改革,通过转变经济增长方式,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
3

人口结构老龄化,消费结构将改变


从基本国情来看,我国人口基数大,中等收入人口快速上升,消费和服务市场潜力巨大。从人口结构角度来讲,中国正面临着总量与结构的双重挑战: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已经跨过顶点,2011年中国劳动力人口见顶,人口抚养比近年来正在快速增加。结构上趋于老龄化,同时步入后刘易斯拐点时代。我国未来面临的人口压力与20年前的日本惊人的相似。从人口视角来看经济发展,过去20多年的利好因素,可能变为不利因素。人口老龄化将成为未来十年经济发展不可忽视的重大问题之一。


当然,中国市场与日本市场存在巨大的差异,中国地域广阔,从东南沿海到西北内陆,消费能力、消费结构存在较大差异;从一线城市到农村乡镇,人口数量和消费能力差异巨大,因此中国市场具有超大规模性和多层次性。相比日本横向演变的业态变化逻辑,放到中国会纵向地映射到不同的城市里,在中国这样的超复杂性市场,可能同时存在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,可能同时面临消费结构转型和消费总量上升。



随着人口结构趋于老龄化,人口出生率的降低,中国将进入少子老龄化社会。在这种人口结构下,老年人的养老、健康类的服务需求会明显增长;同时,一个家庭六个人同时抚养一两个孩子,会刺激教育和高价商品服务市场增长。把握人口结构变化的趋势,研判消费结构变化的特点,是做好十四五乃至未来十年业务布局的重要考量。


4

科技和创新能力不足制约发展


中国在基础科研和关键技术上与发达国家相比有相当大的差距,科技和创新能力不足成为制约经济进一步高质量发展的主要瓶颈。“后发劣势”与“后发优势”是一枚硬币的两面,“后发劣势”的核心观点是“通过技术模仿,落后国家可以在短期内得到非常好的发展,但长期发展可能失败”。我国在充分利用后发优势的同时,也要警惕“后发劣势”对经济发展的制约作用。


由于中国在一些重要领域与关键技术上缺乏长期性基础性投入,与一些发达国家存在较为明显的差距,其中比较明显的便是光刻机、芯片、操作系统、飞机发动机等35项核心技术。核心技术不仅难以直接引进,缺乏核心技术的企业,严重受制于上游技术供应方,企业的发展和生存随时都会受到上游的威胁。


2018年4月16日,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,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,几乎让中兴通讯遭受灭顶之灾。


5月22日,在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庄园会晤后,美国宣布将取消中兴通讯销售禁令。


6月7日,美国商务部表示,美国政府与中兴通讯已经达成协议,中兴通讯需再次缴纳10亿美元罚金,并改组董事会,即可解除相关禁令。


7月12日,美国商务部表示,美国已经与中国中兴公司签署协议,取消近三个月来禁止美国供应商与中兴进行商业往来的禁令,中兴公司将能够恢复运营,禁令将在中兴向美国支付4亿保证金之后解除。


中兴事件给中国的高科技企业敲响了警钟,核心技术的缺乏成为中国高质量发展的一大瓶颈。当中国经济实力增长,在高端制造、高科技领域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垄断地位形成挑战时,我们在核心技术引进上将受到越来越多的阻碍和封锁,中国如果不能在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,中国的发展将受到严重制约。


5

政府推动经济的发力点

将发生明显变化


政府推动经济增长的发力点将发生明显变化。从过去10年的发展经验看,政府投资在稳增长、保就业、促民生方面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。随着传统基建项目累计投资额不断加大,投资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越来越弱,同时制造了大量的过剩产能。如何有效发挥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对于经济的投资拉动作用,我们认为政府推动经济的发力点会有两个重要的变化:


1、加大新基建的投资力度。

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2019年工作任务时,提出“我国发展现阶段投资需求潜力仍然巨大,要发挥投资关键作用,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,加快5G商用步伐,加强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加大城际交通、物流、市政基础设施等投资力度……”5G、物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是为新基建赋能的创新技术,新基建投资是着眼于培育未来经济增长新动能的基础性投资,有利于推动产业升级,有利于引领经济在更高的技术平台上发展。


2、加大创新企业股权的投资力度。

随着经济增长方式转变,土地、房产、能源等“硬要素”资源的重要性有所下降,继续加大土地供应、加大传统基础设施投资,只会带来更严重的产能过剩,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越来越有限。下一阶段,技术、人才、数据、信息、商业模式、产权等“软要素”将变得越来越重要。加大对于“软要素”的投入,将有利于经济高质量发展,发挥更大的经济撬动作用。但对于“软要素”的识别与评估难度很大,而创新型企业是将技术、人才、数据、商业模式、产权等要素有机整合到一起的最佳载体。因此,我们认为政府推动经济增长的发力点将逐渐从低效率的“硬要素”投入,逐步转向更高效率的“软要素”投入,即加大投资创新型企业的股权,为经济发展提供“企业家才能”和“创新能力”这类生产要素,通过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等方式,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和转型升级。


我国金融市场也必将适应这一转变,逐步以不动产为基础,转向以动产要素为基础。过去我国金融市场的基础是不动产,是将土地、房产和企业固定资产货币化,通过不动产抵押形成巨大债务性金融资产,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。今后,当技术、人才、数据、信息等要素成为驱动企业快速成长的核心竞争力时,金融市场也必须设法将动产要素转变为新的金融市场基础。我国正在加速推进科创板落地,正是适应了这样的发展趋势。


为适应新形势下规划研究与编制工作需要,满足从业人员提高专业素养、更新专业技能的迫切需求,更好服务“十三五”规划实施和“十四五”规划前期研究和编制工作,帮助各级地方政府规划主管部门和设计、咨询、规划单位等更好地理解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、国土空间规划及各类专项规划编制的基本思路、主要内容及具体要求,熟悉各类规划编制的基本方法和工作程序,我单位决定举办“十四五”规划编制前期研究与国土空间规划编制方法培训班


江西快三 江西快三 江西快三 江西快三 江西快三 江西快三 江西快三 江西快三 江西快三 江西快三